第一百八十二节 弱水三千取一瓢

仙都 陈猿 1081 字 10天前

高牙对乙木法则知之甚深,胸有成竹,但这一回出手却无功而返,法则为对方所克制,束手缚脚,迫不得已之下,只能遵从那宫装女子的告诫,推动幽冥之力施展神通,丹田内符印响应如神,一枚枚争先恐后跃出,令他沦为施展神通的傀儡,只能听之任之。

申元邛心中一紧,对方操纵幽冥之气如臂使指,挥洒自如,比起“伪庭”天帝赵壶不知高明了多少,前一道神通未消,后一道神通接踵而至,衔接得天衣无缝,仓促间无法看破,更不用说针锋相对逐一化解了。他摇了摇头,只能推动黄泉道法,以不变应万变,任凭神通变化无穷,只以道法层层压上,一力降十会。

高牙看得眼花缭乱,叹为观止,法则并非力量的尽头,果不其然,法则之上更有道法,乙木法则等而下之,不过是弱水三千取一瓢。一念及此,他精神为之一振,彻底放开身心,完全交付与幽冥之力左右,趁机窥探种种玄妙至理,很快沉湎其中不能自拔,自我的意识渐次消退,忘了自己是谁,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。

与此同时,申元邛也察觉到对方的不对劲,来人似乎只是一具空荡荡的躯壳,真正的对手另有其人,隐藏在暗处,借这具躯壳推动“道争”,以此试探他的深浅,如有可趁之机,便一鼓作气奠定胜局,反之则全身而退,不漏形迹。真是个谨慎而狡猾的家伙!申元邛深感棘手,一时间不知如何破局。

一攻一守,双方陷入比拼元气的僵局,谁人能坚持到最后,便可把握胜机。对申元邛而言,修持道法时日尚浅,水之积也不厚,则其负大舟也无力,对高牙而言,乙木法则沦为“鸡肋”,丹田内浮沉的符印数量有限,一旦耗尽便无以为继。各有各的弱点,但谁都没有退缩,二人不约而同拼尽全力,赌对手先一步撑不下去,一溃千里。

若没有那宫装女子两道幽冥之气,高牙支撑不了太久,符印一朝耗尽,单凭法则之力与对方硬拼,局势不容乐观,但多了这两道幽冥之气,此长彼消,胜局反朝他一分分倾斜,申元邛陷入苦斗,进退两难。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,黄泉道法左右了他的心性,申元邛如此托大正是道法潜移默化的结果,从卷帘山斩杀胡惟庸开始,直到力挫“伪庭”天帝赵壶,之前的种种逆境,他都有惊无险闯了过去,每每大有斩获,但这一次却为人所算,濒临绝境。

犹如婴儿推动石磨,使出浑身气力,一步一个血脚印,之前炼化金仙神魂精元所得的积储,尽皆化为乌有,申元邛转眼老去一甲子,鬓角斑白,皱纹渐生,挺拔的躯干也一点点变佝偻,胸口剧烈起伏,喉咙深处发出呼噜噜的痰响,汗流浃背,身上也散发出难闻的垢臭。他用力眨了眨眼,忽然记起天人五衰,衣服垢秽,头上华萎,腋下流汗,身体臭秽,不乐本座,寿元将近的征兆,他又符合几条?

败势已成,“食饵术”也罢,“拔山诀”也罢,都帮不上什么忙,申元邛意识一阵恍惚,仿佛立于高空,低头注视着那个苦苦支撑的自己,身陷泥潭不能自拔,朝着死亡的深渊一分分滑落。前世种种从眼前掠过,他是皇子,是重臣,是小吏,是书生,是纨绔,是帮闲,是农夫,是铁匠,是商贩,有时浮沉于红尘浊世,有时踏上修持之路,有时夭折,有时白头,从生到死,由死而生,每一次转世投胎,神魂便多上一层负累,得道的机会越来越渺茫,最终永堕轮回。

这就是他此生的结局吗?一个念头忽然闯入脑海,这一世是他最后的机会,错过今生,也就错过了道缘,来世再入轮回,浑浑噩噩泯然于众,再不能醒悟!他仰头望向苍穹,苍穹之上是极天,极天之上是天庭,那是他根脚所在,心向往,身不能至!

高牙丹田内幽冥之气回旋激荡,几近于沸腾,十余枚符印一股脑消失,神通一道接一道施出,如骤雨打新荷,将申元邛拨弄于股掌间,眼看他灯枯油尽,门户大开,道法不及回护,阴神阳神二剑忽然失去控制,双双斩落。“幽冥斩”势如破竹,正中二剑,剑身嗡嗡颤栗,裂开无数碎痕,密如蛛网,顷刻间炸将开来,化作齑粉。

双剑毁于一旦,臂上剑痕如一场春梦,了无痕迹,申元邛没由来觉得心中一松,似乎解脱去重重束缚,意识倏忽回转体内,重获新生。“幽冥斩”余威未消,近在咫尺,他不假思索抬起右掌,轻轻向外推去,身形由实转虚,游走于过去未来。高牙措手不及,十余道神通先后击下,却齐齐落空,申元邛如水中倒影,扭曲不定,一忽儿清晰一忽儿模糊,竟毫发无损,恍若不察。

阴神阳神二剑是杀伐利器,也是束缚他本源的桎梏,肉身乃渡世的宝筏,解脱过早,有损根基,直到他修持“食饵术”有成,身魂坚固,足以承受本源涤荡,又恰逢大敌凌迫,才顺势冰消瓦解,还他以本来面目。三界开天辟地之始,太初一点灵性生于元胎,炼为镇道之宝,名曰“弥罗镇神玺”,显化入世,历千万劫,跻身于诸天万界之上,携一点道法转世投胎,造就了他的今生。他既是镇道之宝,镇道之宝即是他!

申元邛吐出一口浊气,心念落处,举步踏入现世,头顶宝光迷离,现出一枚印玺,翻来滚去,忽而一分为三,忽而合而为一,过去之痕、现世之印、未来之影气机交融,轮转不息。高牙打了个寒颤,蓦地清醒过来,一阵莫名的惊恐袭上心头,他知晓那枚印玺与天庭密不可分,脱口欲唤出此宝的名号,话到嘴边,偏生口舌僵硬,吐不出半个字来,急得手足无措,额头上冷汗涔涔。

申元邛右掌如行云流水,继续向前推去,高牙丹田内残留的符印尽被禁锢,形貌随之大变,化为一青面獠牙的厉鬼,下一刻又蜕为一滴精血,重如铅丸,无处可逃,滴溜溜乱转。